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商业资讯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关注 > 维权 >

徐东埭村干部录音曝光、法院案情公开——云龙镇村人物篇

来源:未知 编辑:沈阳 时间:2023-08-11
导读: 本文公开鄞南果园被徐东埭村起诉,以及徐东埭村干部、区纪委的录音。 一、宁波市鄞州区云龙镇徐东埭村股份经济合作社(以下简称股份合作社)起诉鄞南果园郑志基已有三次,鄞南果园方通过法院依法调取股份合作社的银行账单,发现有数万元的律师费支出,而据了

本文公开鄞南果园被徐东埭村起诉,以及徐东埭村干部、区纪委的录音。

一、宁波市鄞州区云龙镇徐东埭村股份经济合作社(以下简称股份合作社)起诉鄞南果园郑志基已有三次,鄞南果园方通过法院依法调取股份合作社的银行账单,发现有数万元的律师费支出,而据了解很多合作社成员对股份合作社起诉郑志基的事毫不知情,现公开法院信息。

分别为名誉权纠纷、农村土地承包合同纠纷、农村土地承包合同纠纷,三场官司历经数月均在鄞州区姜山法庭开庭,法官均为郭敬波。

截止目前打官司期间郑志基进了三趟医院两次心肌梗塞手术以及十万元的律师诉讼费。

附录:(点击法院链接看起诉状)

http://dzsd.zjsfgkw.cn/znsd/info.jsp?mm=5628645d25(2020年7月29日)

http://dzsd.zjsfgkw.cn/znsd/info.jsp?mm=b37dfb5cbe(2020年7月29日)

http://dzsd.zjsfgkw.cn/znsd/info.jsp?mm=AA7E149BF9(2020年12月15日)

案件情况公开

案号:(2020)浙0212民初8617号(农村土地承包合同纠纷)

立案时间:2020年7月29日

原告:宁波市鄞州区云龙镇徐东埭村股份经济合作社

被告:郑志基

法院链接:

http://dzsd.zjsfgkw.cn/znsd/info.jsp?mm=5628645d25

农村土地承包合同纠纷案为徐书记要求郑志基复耕全部土地无偿归还,对于所种果树、房屋、大棚一分没有补偿。(包括国家2019年已明确征收的土地)。徐书记一面拒绝郑志基交田租,一面起诉称郑志基未交田租。(关于田租有村干部吴兴良同志可以作证,郑志基所有田租均如数缴纳,历年村民也应如数收到;并在2020年初就多次想缴纳下一年度田租,均被徐书记拒绝)该案庭审中徐书记方要求延期开庭,延期开庭时在铁证面前,法官建议徐书记方撤诉。

 

案号:(2020)浙0212民初8619号 (名誉权纠纷)

立案时间:2020年7月29日

原告:徐祖海

被告:郑志基

法院链接:

http://dzsd.zjsfgkw.cn/znsd/info.jsp?mm=b37dfb5cbe

名誉权案为徐书记告郑志基侵权、要求删帖和赔偿经济损失,但郑志基所述内容均有依有据,只是当时不愿意公开录音录像,是想给村镇留余地留面子,毕竟自身也是云龙镇的一份子;不曾想反被徐书记告到法院,白搭进去数万元律师费。最终一审二审法院均未支持赔偿请求。

 

案号:(2020)浙0212民初18173号 (农村土地承包合同纠纷)

立案时间:2020年12月15日

原告:宁波市鄞州区云龙镇徐东埭村股份经济合作社

被告:郑志基

法院链接:

http://dzsd.zjsfgkw.cn/znsd/info.jsp?mm=AA7E149BF9

农村土地承包合同纠纷(浙0212民初18173号)一审已于2021年1月12号开庭,目前仍未判决。

 

二、凰山岙征地纠纷中,鄞南果园方作为受害方,曾多次长达数月寻求徐东埭村、云龙镇武装林部长协商解决,镇村的逃避态度令人迷惑,同时林部长对鄞南果园方单方面引发激烈冲突的“评估”行动也令人不安。镇政府多次谈判期间,村书记仍然频繁起诉鄞南果园方,以致无人解决实事,现公开部分村干部及区纪委的录音。

最终区纪委对”徐昌祥“处以警告处分,而实际签字的村书记等人却没有被警告处分;鄞南果园方从未听闻过“徐昌祥”,笔录也无此人,区纪委也未作任何解释。

鄞南果园方怀疑违纪干部存在顶包行径,现将录音首次公开,并保留继续追究的权力。

附录:(此前发布过的征地材料)

https://mp.weixin.qq.com/s/ytb6IN2wLWdB_fGpjO5KIg

徐东埭村书记徐祖海录音-1

徐东埭村1225,鄞南果园,1分钟

时间:2019年12月25日

地点:徐东埭村村委会

人物:徐东埭村村书记及鄞南果园方

(音频中林部长即云龙镇武装部长林世洪)

录音大意:我今天和你们说,因为昨天晚上林部长等人也都在这里,跟你们说件事,到目前为止没办法赔你们了,因为5月1号已经到期了,根据合同,5.1号这些地我们全部收回了,照合同来你们要把地给我翻好,这合同不是我定的,是老一位书记跟你们定的,合同到目前为止没有到期,是2020年5月31号到期,当时我为了你们考虑我跟领导要求赔赔好,少点损失,领导当时要求最好等合同到期,村里收回。领导是林部长。

徐东埭村书记徐祖海录音-2

徐东埭村20200116,鄞南果园,37秒

时间:2020年1月16日

地点:徐东埭村村委会

人物:徐东埭村村书记及鄞南果园方

录音大意:国家征收这块土地,赔偿现在不给了,合同到期了再说,等合同到期了以后全部收回,我们通知函今天或明天给你。

录音调查

2020年春节后,鄞南果园方想法设法打听到征地告知书:甬鄞土征告字[2019]107号(2019.12.9);征地听证告知书:甬鄞土听告字[2019]107号(2019.12.13);征地补偿安置方案:鄞土征方字[2019]107号(2019.12.13)。

据上述材料,显而易见国家征地告知、补偿方案早在12月上旬已经发布,徐书记非但没有把上述信息告知鄞南果园方,知道鄞南果园合同2020年5月31号还有半年就要到期了,于是在国家已经征地的情况下,竟然告知没办法给赔偿了,要等合同到期后收回全部土地,并称云龙镇林部长要求。

1月16日同时对鄞南果园方寄送《合同终止通知书》。

 

徐东埭村徐浩伟录音-1

徐东埭村XHW-1,鄞南果园,1分钟

时间:2020年3月13日

地点:徐东埭村村委会

人物:徐东埭村徐浩伟及鄞南果园方

录音大意:这个文件我是啥时候签的?字是我签的。另一个签字是书记。空白纸头拿来让我签的?对你们影响来说就是少赔100万?要跟书记讲,跟我讲也没用。

徐东埭村徐浩伟录音-2

徐东埭村XHW-2,鄞南果园,6秒

时间:2020年3月13日

地点:徐东埭村村委会

人物:徐东埭村徐浩伟及鄞南果园方

录音大意:不管说我知不知道,我签的字该负的责任我都会负的,这你放心好了。

徐东埭村徐浩伟录音-3

徐东埭村XHW-3,鄞南果园,2分钟

时间:2020年3月16日

地点:徐东埭村村委会

人物:徐东埭村徐浩伟及鄞南果园方

录音大意:书记不在。跟我讲没用,我签字归签字......我不知道的,你问我也没用,我做不了主意,你只要念给我听就好了,念完了那你可以走了,村里给不给处理回答不了。

录音调查

2020年1月20日-23日

云龙镇书记、镇武装部长突然介入,并在洪书记办公室由武装部长出示其手机上一张模糊的照片,隐约可见产权人郑志基的赔偿金额为438万元,镇书记也表示该照片应为真实上报省里的文件,一同告知按该金额赔偿。鄞南果园方表示相信领导愿意签字。

次日林部长、徐东埭村书记两人在林部长办公室当面提供了《土地租赁解除补偿协议》(以下简称《解除协议》)4份,并由鄞南果园方带回签字。

《解除协议》中亩数为163.8亩,当天自然资源厅的朋友正好给鄞南果园方提供了征地信息实际面积为117.537亩,两者不符;鄞南果园方怀疑徐东埭村可能借机想要多收回土地,但并未拆穿,只要求被额外收回的南面的几十亩(桑树和枣树等)也适当给予一些补偿,并且只要求补偿当年的人工费和化肥成本(远远低于果树实际价值),亦或者将未征到的这部分移出《解除协议》由鄞南果园方继续种植。

但是镇武装部长和徐东埭村书记全部拒绝了。

次日,除夕,事情便拖到了年后。

2020年2月

疫情稍缓,鄞州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市政府、省政府等越来越多的信息公开文件陆续送达,证实了鄞南果园方的猜测,《解除协议》中的面积不对。故坚持要求补偿额外被收回的面积,依然只要求补偿当年的人工费和化肥成本(远远低于果树实际价值),或者将这部分移出《解除协议》由鄞南果园方继续种植。

但是镇武装部长和徐东埭村书记依然拒绝,并不再见面。

2020年3月

3月初,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鄞南果园突然来了三辆车一大群人,熙熙攘攘的声称要重新征地评估,并拒绝出示任何文件或身份证明,逼问下只说“此次行动是云龙镇武装部长林世洪一手安排”,直奔果园内部。在郑志基拒绝的情况下一群人仍执意硬闯鄞南果园发生激烈争执,导致鄞南果园方郑志基情绪激动当场咳嗽呕吐。郑志基死守大门,对峙长达数小时,最终三辆车破门不成,离去。

经此一遭,鄞南果园方深深感受到了生命与财产的威胁,且按照公开信息,补偿款已经严重超期支付,不能再被拖下去了。次日鄞南果园方电话一一打给了村书记、镇武装部长、镇书记三人,请求协商征地赔偿事情,如果再不给协商将依法举报。村书记电话称这事要找林部长,你要举报发上去随便你发;林部长电话称没空;镇书记电话称已经为我们协调过两次,他也无能为力了,告知如果徐东埭村和林部长存在违法乱纪行为,鼓励支持我们抓紧举报。

在此情况下,鄞南果园方仍想再尝试协商,故多方托关系舔着脸再找到林部长当面希望对方能处理赔偿事宜,并提醒整个事件可能存在违法错误的地方,恳请帮忙协调。林部长回应有错也是村里弄错,让找村里,拒绝协调。鄞南果园方只得再到村里但又找不到村书记。

各方干部互相顾踢皮球不给协商不给解决,还要对鄞南果园出动引发激烈斗争的事件,郑志基在脑梗死刚出院的情况下,身心承受着无与伦比的压力。鄞南果园方最后找到《青苗补偿登记表》上另一名签字村干部徐浩伟但依旧失望而归。

农民心里的最后一根稻草倒下:“我签的字该负的责任我都会负,这你放心好了”“我签字归签字....你只要念给我听就好了,念完了那你可以走了”——徐浩伟

 

鄞州区纪委谈话录音-完整版

区纪委,鄞南果园,37分钟

时间:2020年3月24日

地点:鄞州区纪委谈话办公室

人物:鄞州区纪委和鄞南果园方

录音大意:

(滑动阅读,软件简易识别以实际录音为准)

徐浩伟这个人是干什么的,他是村里什么啦,是什么职务啦,你知道发,他问你。我不知道

那12月6号开始要 “12月9号”12月9号造这个小微园区是伐,来通知你的是伐?“通知我就不能抢种了,这块地要征走了” 那当时怎么谈的啦,是谁来通知你的?“这个村里,村里书记” 村里书记,就是徐祖海。“他说你这次大水这么淹了亏得都讲的好的” 嗯。 “后来我生病的我也怎么个不知道后来了就是给我送了这个才到拉那个公开信息” 那中间这个过程呢你们肯定赔偿就我赔偿好了我自己房子一样好了噢,我肯定跟政府谈嘛噢,一次一次谈,当时第一次谈是怎么谈的?“第一次他说不会吃亏你么就好了” 不会吃亏你,那第二次呢?“第二次就没有谈类” 就不谈了? ”额“

测绘测好当时有给你说多少钱赔的这个?“多少钱都没说”从来都没有说?“没说过” 额 “就到后来了送了这张,这里开始给我说价钱的,那个终止合同...” 这个说价钱的是伐,这个什么时候,这个谁拟定的。 “这个是好像我儿子去的,他叫我到镇里写的那个时候” 嗯 “村书记一起好像镇里一个林部长啊一起写这张”这是几月份的时候?“这里写的几月份啦?”没写时间。“有的,有时间的” 2月29呢,我是说写的时候是几天。“那张就是这一张第二天”这个的第二天是伐,1月,这是1月17号告诉你的是伐,那这个其实他也没错那噢,告诉你一个要到期了噢,是这样发?这没关系的,就到期后给你赔那噢,就赔当时谈好的是438万是伐,“哎” 这个东西依据是什么? “就整个青苗费438万” 额我知道,那怎么评估的有发啦? “他评估他就说按上面国家政策来” 按照国家政策你们实际有多少东西赔多少哎。 “哎” 不是说按国家政策,他到你们果园去过伐,去核实过伐?“测绘什么人都去过的,都去过的” 什么时候去的?“13、12号” 12号,1月12号? “12月9号通知送来的,12月12号大概” 就是初步量了一下?“这测绘人家测了一天啦测绘公司”

438万我觉得呢这个是谁提出来的,或者当时是怎么构成的,那拆迁啦有很多种,比如说我跟你谈,一种是根据这种比如说多少株,我估计时间也比较紧没有一株株去算那噢或者粗粗的算一下还是怎么样,那438万我给你多少一个数字总归有一个依据对吧,比如你也认可的,你是光认可这个价格呢还是光认可别的东西? “我是开始我也不知道,是认可的,认可他国家吃田怎么117亩的,他要解除合同168亩,就这个问题我没有签” 噶117亩什么意思? “他我田吃掉国家征用土地是117亩嘛这个小微企业对伐,那个田我总共田是210亩嘛” 嗯嗯嗯 “都是我包的嘛” 嗯嗯嗯 “那合同上你解除合同解除117亩我就同意了也算了你给我多少就多少就好了吗” 解除117亩但实际上他给你解除的是163 “哎是,那这个40亩田哪里去了” 那是这样的奥,你当时包的我们也有疑问看了一下,210亩,那这里你看两个噢163加60等于说是220亩。 “哎,测绘测出来是220亩” 这实际是测绘测出来220亩? “是” 那这个呢是?“这个是117亩测出来的” 那这个怎么又变成117亩? “他征用土地是117亩,他要解除合同给我160” 这117亩在哪里啦117亩? “这有的,7.8公顷就是117亩” 噢那117亩就这个。 “哎,那这个测绘的都对的嘛,同图都对的嘛” 嗯嗯 “对伐我果园多少村里多少对伐” 恩恩嗯 “为什么村里这测绘是国家测绘的,你这张单为什么给我写的,我现在公开信息里面这写的你水泥渠道对伐” 嗯嗯 “那这里是表格上..” 你没事你慢慢讲没关系的,你自己精神不要有波动。 “哎“ 我们反正也实事求是客观的。“哎对伐我们也实事求是,又不是乱说,这个是我们公开来开始都不知道” 对对对。“就是这个水泥渠道,他测绘出来的是1000多的” 在哪里1000多你告诉我 “测绘水泥渠道,这里有,农村道路嘛,0.23,嘛,这里写的3000多了嘛 ” 这里3000多。 “哎,那还有一个水泥沟有一张的,我是公开里面。“

这个什么时候签的。12月12号的时候。 “哎” 我可以这样理解发,这个其实当时是初步的,就是没有那么精确,这个东西你知道伐,报告是这样的。“我不知道” 这个你不知道,这个是村里报上去的。“我不知道,是这样的问题才讲的对吧” 好的好的,你知道这个征用的东西噢包括村里的一部分和你的果园的一部分你知道伐,“嗯” 实际上情况是这样的,不只是你的这些你承包的有的,其实村里其他的还有的,你这个知道伐? “那其他属于村里的属于村里的咯” 哎对对对。“那我怎么敢拿啦” 对对对你说的对。那我们就说你的部分好了噢,你的部分。“我的部分就是我看这里7.83其实” 但是这个东西我是这样的噢,这个东西我们还在核实,7.83是不是全部是你的还是有。“7.53是我的” 7.53是你的,7.53公顷是多少亩啦,公顷?“那我这个也不会算” 那这个没关系呢噢,先慢慢说下去,这个是到评估以后,后来事情又变成怎么样了,后来有这个评估的是伐还是,哦这合同。“这合同” 后来谈的怎么样后来, “后来就没谈过了” 就没谈过?“就是这样我们一直公开信息别的也没有” 后来有给你评估过伐?“都没有” 后来从来都没评估过? “都没有”

那这样的哦我们情况初步了解了,初步了解下来,是这个东西啦其实是不准的,包括你其实谈的438万也是不准的,最终要评估的,最终国土要评估的,国土要来核对过的,“那我不知道类”但这个价格可能跟你心里价格差距很大,我们这个预防针先说一下,但我们具体现在都还没定下来现在还没有在报我们也还在核实,其实本身噢 “其实我田117亩他这个没有29.8的就没有存在的,是我的他又写到股份,我这里是117亩都是我的,这个他怎么田明明是我种的,怎么这个又写的村里股份的” 你说这个东西是伐?“哎”。这个东西呢首先我跟你说首先表格全部是作废的。 “那这个章也作废咯” 应该是作废的,因为最终是以最终的勘探为准的。这个东西噢... “那这张呢,这张假不假,这张” 我跟你讲最终是要评估的,现在首先所有的钱都没有赔下来过,村里的没赔下来过,你的钱也没赔下来过。“我们公开信息的已经三个月审批好了” 我知道,这东西不是说。这个公开信息不是说已经审批好了,这个事已经报上去;你这个章是后来去复印好之后他给你敲的章 “我这个问他,原件是不会给我的哎” 我知道,这个章是代表他后来给了你这个章,不是说他认可的意思,是复印件的意思。这个东西啦最终还是要以勘探的结果为准的,我们是对的,这个东西啦村里的确是报上去过当时的确报上去过,但是现在哦我们初步看了一下不准,是这样的,你自己评估那你别的过程还有发?“别的没有了”就这些,那你举报他的一些东西是什么意思?“就是我们这个是信息公开拿过来的”哦这是信息公开拿过来的。“641万嘛总共青苗费” 嗯嗯嗯 “那我拿我的钱我不是拿土地的钱,我是青苗的钱,该村里多少就多少该我多少就多少,就公平了嘛就好了嘛,我又没什么” 对对对,但最终哦我是说那我们从你的老百姓角度讲哦其实哦你会最终不是很划算。 “怎么不是很划算?” 就是最终评估下来的价格你现在大概有数发? “我不知道” 最终反正按国家政策你这个青苗呢也按最终的评估鉴定你最终这个青苗是价值多少,那么国家赔你多少,这些都是不能作数的 “不能作数那他违法了吗,法律上” 怎么叫?“他这个章敲的字签的” 那这个违法哦我们说就是怎么说呢,那违法或者犯罪这个都是政府机关会去处置的事。“哎,处置就好了”我的意思就是说他,对你们老百姓来说对他们村里来说都一样,都要最终国家核定过你这个东西实际价值是多少国家才会赔偿你多少,不是说你们报上多少就是多少。“不是我报,又是他报他签字,对伐”我知道,这里我跟你说明一下这个不是你报的同时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就是说这个东西一定不真实的,因为他把你的东西也报上去了,他又不知道你有什么东西, “怎么我没,我种的东西,怎么没把我报上去,你那说错了” 我说啦这个东西报多少报上去,他意思是说啦这个东西是不准确的,因为为什么呢东西是报错的。那首先你说的有道理的,这个东西桑果你自己说的这些桑果是你的那最终我们还是要核实的,“这个地方是这个里面的,桑果没有的“桑果没有的,是什么意思。”桑果这个田亩在这个里面”那桑果首先29.8亩是伐?“是没有的”桑果是没有的?“是不存在的”桑果是不存在,所以说这个东西报的都是虚假的。“那虚假他违法嘛乱报嘛诈骗嘛就是对伐?” 这个不是你定的,你不要去现在不要去界定他是不是诈骗是不是犯罪,这个也不是我定的也不是你定的,这个有专门的司法机关界定,你现在不要去评价他这个是不是犯罪或者是不是诈骗,这你没权利去评价他的,他有这么一个事实在。这个当时报的时候你看到过伐?“没有”你从来没有看到过。“从来没有,这个我到天底下去说”。

438万是你们谈过吗?438万这个“当场我同你,我生病了我一会住院去一会那时候好像” 你住院是什么时候到什么时候住院,“住院我11月12号住到李惠利医院住到12月出院的时候,刚刚出院的时候,刚刚来这个测绘”那然后呢438万你是怎么知道的。“438万是好像我听我老婆说过,她说叫到后来是”这样好了你老婆你现在也知道她是从哪里得到的渠道,“好像是在云龙镇党委书记地方“云龙镇党委书记对吧,”党委书记地方那个林部长给说的,林部长驻村干部好像我听的,那个云龙镇林部长是驻徐东埭村干部”驻村干部啊?联村干部“对,联村干部,他说的他这个好像手机当场好像听我老婆说他手机照片给洪峰书记说的,他说国家赔了多少,给你多少,你明天去林部长地方写协议去的”那这话肯定是对的国家赔你多少给你多少。“那我说洪峰书记是对的”那为什么这个没有签下来就是这个亩数的问题?“第二天他好像开始写的是210亩全部解除438万,那我儿子一说好像我儿子一起去的,那后来怎么写的168亩那拿到我家里要叫我签字,我说这个是不能签的,4份,包括我承认我合同上是我一个人的,对伐,那为什么要叫我4个人我全家4个人都要签字呢,4份这个4份拿了我就没签直接电话打了叫我送回去我就没送的,就到这后来我什么都不知道了,就疫情也到了,到后来我们公开信息也寄到了就这问题,现在后来什么都不知道”那什么都不知道对那,那你举报是什么时候举报3月17号是吧。“嗯”那为什么会写这份东西呢?“那这份东西我们公开信息到了3个月到了那我们又不能种我佃租交了这么多,对伐那一直不给我处理,那我”。那你写这个信之前有没有跟相关的打个比方说镇里啊村里去反映。“去过的,云龙纪委去过的”。你云龙纪委什么时候去的?“上个礼拜几号我忘了上个礼拜礼拜五去的奥,再下个礼拜是我好像一起去的我到镇里去的,他说镇里电话打给他他说村里是慢慢会处理的,那我下午到村里去,村里理啊不理你,那才举报的”你的意思你先到镇里纪委,纪委说村里会解决的是伐,你完了到村里村里没理你,“村里去的我说怎么解决报给他听,什么我老婆也去我儿子也是去的,他这么多人书记问书记哪里问那个徐浩伟啊,他我什么都不知道就不理你”。徐浩伟是干什么的?“反正干什么职务不知道“但也是村里的,“是,坐在村里的,我问他的,他说我这个都不知道,那我问书记呢书记?”徐浩伟这个人你以前接触过发?“没接触过”没接触过那你怎么知道这个人叫徐浩伟,“他坐在下面办公室问写这个名字问他他刚刚坐在电脑前面嘛,我说徐浩伟是这个人嘛,那村里书记在伐,他就不理你他就不知道这么多人好多人在办公室,就这个问题才举报的”徐浩伟这个人就是你上周去村里才碰到的,以前也没碰到过;“嗯,以前不知道的,就这个字签的谁哪里都不知道的”那徐祖海你是熟悉的,“徐祖海是知道的”

你这里我看了你反应的主要几个问题:1.国家补偿实际征用的面积应该是117亩,那么你所谓的协议也最终没签过,反正拟定的协议当时上面写的163.8亩,你觉得这个跟实际征用不符。2.你觉得这个桑果树这里报上去的桑果树其实是没有的,那么这29.8亩你觉得这个也是你承包的范围之内,不是属于村里的。3.你觉得村里的农村道路和沟渠实际面积没这么多。4.你说公章股份经济合作社的公章你说已经注销了,你是怎么知道的,那他为什么要注销?其他还有什么问题伐,“其他好像没了” 就这几个问题是伐 “嗯”

公顷查过发多少亩,15亩,这个应该不会错...后来有跟你谈过发他们,“就没有来过,来过了我们举报干嘛” 不是谈过发就是? “没有” 那你接下来就等着嘛,其实哦我自己想想题外话哦,那你这个2020年5.31按照合同来讲要到期的话那挺麻烦的也是,“到期了没事”,没事他自动续的还是怎么样?“征用田”那如果他们万一不征用了呢?“不征用也可以,给我合同签回来就好了”那他合同已经到期了然后不征用了呢?“到期了那随他说的”,那不是我是题外话哦,我是说就是。“好那”那他到期不租了呢?他不租给你了呢?“这个你这个”呵呵我是当时自己在想呢好像万一到期了然后又不征用了。“就这样吓唬几次了,到我吓了晕到地里抢救到医院里去了知道发?“ 噢 “这样的啦”哦,那是这样我不说你的问题哦,比如说我是种田的人,我比如说就再姜山我包了一块地10年哦比如说10年到期了以后噶难道一定是给我租吗还是给别人租了?......

“那没事了我去类”没没没,我们做个笔录。那我们也是想把问题说清楚,“那我们说清楚好好的什么事都不用说你438万党委书记说的全都给你你就给我就好类” 对 “对吧117亩解决掉就好了到现在没有这个事情了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这东西438万不是党委书记说了算的 “他不是党委书记说,是林部长说的他说国家赔了这么多他照片给看” 也不是林部长说了算的,最后所有的东西都要报到区里面去的,区里面核的包括国土资源局。 “区里面,我同你说” 这是区里的财政资金,你懂吗是区里总的财政资金 “这个补偿方案方案几个月了三个月了” 补偿方案不是说三个月五个月,人家补偿时间更久的很多,包括拆迁你说一个地方拆迁哪有三个月就拆完的是伐? “那这样没办法了,欺负老百姓那没办法了,这样欺负老百姓就没办法了,这样不忘初心为民服务这个都没用了,都没用了” 那最终也是法治社会你说是不是?“这样讲没用了” 作为我们角度来讲,我们纪委哦也是要公平公正的去弄,比如说应该赔你的肯定是要赔你的,对伐,那如果不是赔的东西那也不能赔的,你说是不是?“我也没有拿到” 那我这句话说到任何地方肯定也是对的 “我也没有多拿一分钱”

现在具体呢你要拿多少钱还没有任何人跟你来说过,那我们也没有跟你说任何人也没跟你说任何人也没有跟你谈,我们只是说按照程序去办,如果这个村那个叫徐祖海,他有存在诈骗的我们肯定也要认定他,如果他有失职的行为比如说多报的我们肯定也要认定他。“那这个不是我报的对伐” 对的对的对的。“我说同云龙纪委讲明了承认错误就算类,我到村里去他不理你那才这样举报的” 对对对,那举报我觉得对的 “村里镇里纪委他说这份文件是错的” 我们当然支持你要举报,因为为什么呢存在问题就要去处理。那你最终看着你最终如果存在问题我们肯定要去处理,对伐啦?我们本身,作为村书记对于我们来讲算什么东西你说是不是? “那有的东西啦老百姓吃亏的就是受罪的就没办法就要受罪的“ 那不是 “这个没办法的” 我是说哦你应得的既得的利益肯定是要得的。“我人活到这里50岁这样的事没碰见过,没听说过,就好了” 啊呵呵 “我现在就相信...”

你主要是种什么啦? “什么都种” 什么都种,都有的?“我这里写的蓝莓什么都有的” 嗯嗯嗯 “那个测绘的是不假的,这个图是不假的” 这个是真实的是伐,这个肯定是对的哦。那实际上到底你种的地方有多少亩啦,是210亩还是220亩啦? “这个田以前是废田是有的,我重新挖出来的,测绘那老百姓的田是210亩,实际那个以前挖那个自来水管这么多挖掉了么,那高山一样堆的我自己叫挖机把他搞平的“ 嗯嗯嗯 “老书记叫我你这个都要把他种起来不能荒,11、10年的时候,荒了他要犯法的他说” 嗯嗯,后来你弄下220亩左右。 “那这个测绘测出来的,我也不知道” 测绘测出来是220是伐?“哎是,那不是我搞的对伐” 对对对 “那我也不知道,我是按村里的合同写给我就多少对伐啦” 那这个所以说我们有个疑问呢奥原来为什么是。 “我说这个地方” 这个也记下,为什么原来是210亩,后来是220亩,到时也记下,主要后来有一些荒地。 “这个啦也是真的我说,你写的村里的该村里的,该我的就该我的就好了东西,你要什么这样” 这个7.83等于所有的加起来了是伐,“额。是所有加起来的” 算一下噢.....118亩哦是吧,118亩哦这里。“那这个是测绘测的”测绘测的118亩是伐。 “测绘多少这个田亩肯定就多少,这一块” 实际上你说测绘他们要征用的是118亩,“哎” 嗯但这里给你写了160几亩是伐?你认为这个是什么问题啦这个是? “我认为你国家征用没征到的把我这个地拿去干嘛呢,对伐,就这个问题没签嘛” 嗯嗯当时不然也签了是吧。 “哎,当时我也签了嘛,你写个117亩200万300万国家赔的也要签类,对伐,那我要签的对伐”

“哎呦..不对” 那当时你有提出来伐,那就是提出438万为什么是163他们的解释是什么。“他怎么解释啦他会解释啊他就这样啦” 不是那就是他没解释,他说为什么是这个原因。 “他就没解释” 没解释是吧,那他说不清楚是伐。“哎” 嗯嗯 “呕...咳咳咳...哎..不对了” 难受啊? “不对了要” 那你你, “哎...呕...” 你儿子在发,人不舒服吗,啊?你有药么 “药刚刚吃掉了” 药刚吃掉,有要叫医生吗?啊?不用?啊? “没事,啊,嗯” 要叫医生吗? “啊,不要还是..缓一下...” 医生这里有的吧,过来一下 “咳咳咳.哎..” 是什么问题啦? “呕..哎...” 要叫医生吗 “就是脑堵的问题” 啊,什么? “就种脑堵的问题”脑堵的问题啊? “嗯” 你儿子要叫发,“唉。唉。唉” 你儿子叫来好发 “唉。唉。唉” 医生有吗?应该总有的。是平时在家里也经常这样吗? “偶然偶然厉害起来就晕倒了就上次村里来就晕倒了” 医生他有脑梗啦,现在就吐了是伐,他11月12月的时候有那个,现在怎么了? “现在就反反复复好长时间了” 你现在人怎么不舒服? “就有时候头晕起来就吐这里痛” 痛了多少时间? “痛好长了又一个礼拜多了,我打算到医院到南京去的,就为了这个事情..” 你脑梗的药在吃伐? “再吃,刚刚吃回来又吃,我现在药吃了一样药药180块一天啦一种药我要六种药啦” 你儿子说的清楚发这些事情? “有的说清楚,会说清楚,你要么叫他过来” 你是哪个医院?XX卫生院。现在胸痛发? “胸有点闷” 救心丸拿一个血压计,“我一般都不管算了啦村里给我多少就要” 其实这个钱啦也不是村里给 “是国家的对伐,他给我服务的对伐” 嗯 “我这么多年已经亏下去不得了,我债追债的人这么多,我以为这样搞掉了么我人啊生病了么轻松点,第一次来书记讲的这么好我是很高兴的” 你之前那个总是生意不太好是伐? “大水问题,农业东西我13年投资300多万投下去,啊那个菲特台风那年就300多万投下去一分都没有还亏的还倒贴进去” 这样好了要么让你儿子来说好了你万一情绪有点波动 “唉,唉说他有的也不知道” 他怎么又是在打电话。啊? “他今天我孙女到医院来看病的知道吧,本来我也要去的,也要去看看,本来到南京上海去的,我这个是脑球堵了有时候翻起来就很厉害,唉。唉。唉” 给你血压量一个,你把外套脱掉自己可以发?喂你在哪里啦,你人要么先过来,你爸爸不是有点咳嗽吗,有点咳嗽我们想还是你在旁边一块这样放心一点。好伐,好好好。 来,手抬一下,别动噢 ”请保持安静,现在开始测量血压.........“测量结束,高压是181...每分钟心跳次数是118次...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标准,您的血压重度高血压....” 你平时高血压药在吃伐?也在吃的是伐? “高血压基本上好了没有的了”。那你高血压药今天吃过发。“吃过的” 吃过的是伐。药在吃也噶高。给他药用上噢,嗯给他吧。现在胸口还痛发? “痛一点点还好,就气走不出,高血压我出院的时候没有了的” 嗯 “就是反反复复反反复复人....唉。唉” 下次里面药还是要多加一点..7颗哦?还好伐?还好哦?11颗类。这什么?救心丸啦,要不这样好了 “没事他就经常这样的没事的经常会咳嗽那个的” 那这个含着把,这个没关系的,你含着把,他胸口痛,这样好了,那我们走了,有事情叫我们。好的好的,谢谢啊麻烦你了。这样我怕你在这里环境压力可能也比较大,要么你车上休息下,我们到时候把纸头拿出来好了给你们看下? “噢” 这样可以发,基本上说也说清楚了。 “噢噢” 你把这些东西整理好你带着,“噢噢” 你把你爸照顾好,我们门口大概说个时间好了,10.30。“噢好” 可以发,10.30然后我们门口碰个面字签一下这个我们是履行下程序那,身体要紧,我们说实在也是把这个事情想好的处理好那,“噢噢嗯” 你们该不吃亏的东西也不要去吃亏是伐噢 “嗯好” 反正这个东西最终我给你爸也解释了就是说其实也不是村里赔,都是国家赔的 “啊对” 那该怎么赔还是要怎么赔。“噢噢噢” 好好,“行行” 那我送你们出去。“好” 慢一点噢...

写在结尾

《征地补偿安置方案》规定了3个月内支付补偿款,超期支付补偿款已经是工作上的失职了,各方干部却是无所谓的态度,农民一次一次舔着脸去恳请处理自己合法的权益,却一次次碰壁而归。

最终鄞南果园方在所有干部“鼓励去举报”的情况下通过民生问政平台发帖和纪检举报了,可笑的是,举报之后村干部们扭头就说是鄞南果园方掀的桌子,好像争取自己合法权益的农民突然就成了无理取闹的刁民。村书记更是反手就把郑志基起诉到了法院,接二连三的诉讼消磨打击着农民。

虽为寄树之蝼蚁,亦该怀摧拔之心。不舍今日甘晨露,难得后身金秋时。干部们身为人民公仆,应当牢记“为人民服务”的使命,不该盯着蝇头小利与农民作对;农民卑微卑贱早已看淡输赢,况且还有这么多人无私支持帮助,无惧战斗。

鄞南果园方起诉宁波市人民政府的案子已立案并开庭,等待判决。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NMbVpuE7Fl9xXsXBu3LrRg

责任编辑:沈阳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dxs110.com.云南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 技术支持中华财富网
信息来自网络,如有疑问请联系管理员处理!QQ:501734467
Top